<ol id="xfqap"><strike id="xfqap"><u id="xfqap"></u></strike></ol>
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<tbody id="xfqap"></tbody>
        1. <th id="xfqap"></th>

          <tbody id="xfqap"><track id="xfqap"></track></tbody>
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大美宜都 > 文潤宜都

          文潤宜都

          山野冬戀
          發布日期:2023-12-25 來源:潘祖德 編輯:宜都融媒體
          文 潘祖德
          PART.01
          mmexport1515413231543_副本.jpg

          老家地貌,以丘陵、溪谷為主,灣沖平地見縫插針。云臺山鶴立雞群,海拔不足千米,卻像一位長者,勢壓群雄,盡顯威儀。

          云臺山頂古建一道觀,香火云集,故稱云臺觀。后因破“四舊”建筑被毀,守觀道士作鳥獸散;再以后整座山被喚作云臺觀,新舊地圖亦標注同一地名。打開等高線圖,鎖定云臺觀為核心地帶,閱者不難發現這山的四周,圈圈環繞疏密有致,山脊山谷一目了然。

          mmexport1515457459428_副本.jpg

          云臺觀距離城鎮并不遠,也是宜都市枝城、松木坪、王家畈“三鎮”界山。若選晴空佳日,攀頂遠眺,陸城工業園、枝城長江大橋盡收眼底。山民居山護山,云臺山下的小山名皆自然而冠,雷劈巖、薄刀嶺、長嶺崗、雀兒頭名符其形。跳出云臺觀云臺,這里青山幽靜、流水潺潺,四季現花、鳥語綿綿,乃市民喜愛的登高瞭望臺。

          春夏秋三季,云臺山相對熱鬧,人員活動頻繁。入冬后,這里進入收藏季,似乎特意安排山神卸妝規避寒冷開始短暫的休眠。

          立冬節氣,意味著整體步入冬季,可神州地域之廣,陣線之長,天公也實難統一。書面入冬,事實卻相差懸殊,是各吹各的號、各唱各的調。很多年份冷暖起伏,或節到氣不到,或氣到節不到。

          兒時,常聞鄉民用歇后語罵后生“寒婆婆孫子打柴”,意指干事不靠譜的“背柴貨”。多年后才明白,“寒婆婆打柴”是民間典故,是老祖宗觀天象的傳說。據載,寒婆是一位民間孝女,為給家中老人供暖越冬,她上山砍柴時遇寒受凍致死。這天恰逢農歷十月十六,受感動的玉皇大帝,讓寒婆起死回生,并安排她掌控人間冬季氣象,為此規定:十月十六,若天氣晴好,寒婆打柴成功,則預示當年冬天會雨雪偏多,寒冷;如果當天下雨或不便出門打柴,則預示為暖冬。

          PART.02
          鄉野雪景1.jpg

          云臺觀的冬天,冷暖交替,過冬的柴禾一般不是問題。但也有特殊時期,上世紀五十年代末,為激活民族工業、減少對外依賴,掀起轟轟烈烈全民“大煉鋼鐵”運動。這里也不例外,在云臺山頂架起小高爐,就地取礦,周邊森林慘遭洗劫,大量木材,加上近采的煤炭,融于土法上馬、得不償失的鋼爐“巨嘴”。當年參與勞動的長者陸奉清大爺心有余悸,健在時曾無數次憶及那些年人禍誘發的寒冬。

          陸老是土生土長的薄刀嶺人。歲月滄桑,從三十來歲目睹煉鋼、造田,到五六十歲為周邊煤礦運送坑木,他見證了無數次“毀林”行為。老漢印象中,解放初期的密林深處,獾、麂、野兔、狐貍應有盡有,冬天“趕仗”狩獵,一捕一個準。到了八十年代后期,別說稀有的生靈,就連狐貍也不見了蹤影,一時謠傳“狐貍上了四川”。

          命運多桀。在生態環境遭到嚴重破壞時,旱災、洪災接踵而至,山民的肚子總是挨餓,面黃肌瘦的人群隨處可見。陸奉清的原配妻子,就是在那營養極度匱乏的年月,患上了可怕的肺結核,最終在三十六歲時,撇下丈夫和五個年幼子女撒手人寰,留給老陸一生的痛。

          兩年后的一個中秋夜,風卷落葉地上嘩啦著想,山谷山腰的土狗上下呼應,陣陣嚎叫劃破月空,距離陸家十來里地的長嶺坡頓顯陰森。一戶陳姓人家突發大禍,家里的頂梁兄弟,在山北一所礦井中遇塌方事故落難,留下四個兒女。女主人一時悲切過度昏厥過去。

          家鄉民間自古傳言,壯年喪偶稱“半路斷扁擔”。還有一句俗語,寧死“做官老子”,不死“叫花娘”。陸奉清與命赴黃泉的陳家兄弟,本是多年的朋友。雖不同村,可在云臺山下自然融為一體,四鄰八方親如一家。一家有難眾人幫,聞訊趕來的眾路好漢,很快湊齊打雜和抬喪的“八大金剛”,奉清便是其中一角。出人意料的是,兩年后,經人撮合老陸與這家失去丈夫的胡嬸牽手,搭成“半路夫妻”,而且一過妥妥三十余年,直到七十歲才聽從孩子們意見正式領證。

          這對半路夫妻,并不像人們理解的那種生活方式。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到戶,陸奉清年富力強。他話語不多,卻心里清靜,臉溢樂活,平時除了理順自家農活,幾乎包攬胡嬸家的重力氣活、農田技術活。他清楚兩家困境,娃多母苦,沒誰能領著他們快速脫貧,唯有苦掙。于是,他跟胡嬸商定,兩家生產合作,生活獨立,經濟分開。

          陸家喂養耕牛,兩家十畝多地耕田趕耙、育種下秧,到搶種搶收、托運歸倉基本不用依賴別人。而且,事一干完老陸大多扛著農具牽著掛有鈴鐺的黃?;丶?,只是在很累或者農閑時才會住胡嬸家一宿。好些年,山上的住戶都靜觀陸奉清舉動,滿以為他會撐不下去撂挑子。當然,胡嬸也不是無情無義之人,為著苦命的孩子們,她每隔幾天會背著自家豬肉、豬油和新鮮蔬菜,前往陸家做好吃的。兩家九個子女互稱兄弟姐妹,大事小情互幫互助。歲月更替,雙方晚輩敬稱二老為“大爹小媽”,娃兒們的婚事也是接二連三打伙共辦。數十年的打理,讓崗上嶺下的鄉親無不欽佩。每至寒冬,陸奉清和胡嬸總會有敬重他們的鄰里請去吃年豬飯,以此褒獎這對跨越世紀的患難夫妻。

          PART.03

          陳達威是胡嬸的次子,也是長嶺崗的一名壯漢。云臺觀的山山嶺嶺、溝溝坎坎,達威無所不識。上過礦山、販過木材、跑過運輸,如今又從事養殖業的他,熟悉大山秉性,也練就出堅忍不拔的意志。

          村子進入搬遷式扶貧那年,胡嬸家響應已由山上移居山下。胡嬸下山不到一年,八十多歲的陸大爺積勞成疾,再也沒能過來陪一會老伴。入冬后第一場大雪,胡嬸聞訊老頭臥床不起,就由小兒子陪同前往薄刀嶺陸家。陸爺已失聲說不出話來,黑瘦的臉上等高線般密集的皺紋凝成一團。見到老伴,他興奮地睜開眼,露出左臂慢慢伸來兩個指頭,無力地捏著胡嬸的手。胡嬸含淚捧著老頭冰涼的手,想用自己的熱量傳遞給陸爺一絲溫暖。陸爺微微一笑,這一笑引發一陣劇烈咳嗽,等平靜下來,在場的親人才發現老人已安詳地合上眼……

          陸大爹對陳達威的影響,從某些意義講是超過母親的。作為繼父老子,達威尊敬他、信任他,從沒有跟陸奉清任性、對立過。倒是真心盤算著,遲早有一天接過老輩們守山護林的大旗,憑著天然的綠色資源,開啟種養殖業轉型、退耕還林模式,極力維護林地環境。于是,達威協商村組和家人,保留山沖的幾間老屋,還投入一定資金對住房進行修繕,想留住老家的“根”,心藏那份冬戀的美好記憶。

          達威妻艷紅是喝著雀兒頭山泉長大的,十八歲時已出落得花容月貌。她家與陳家老屋僅隔兩條山脊,從俯拍的圖片看,窄窄的晴雨路構成大大的M形。瞧著路不遠,可兩家過去的交集并不多。處于荷爾蒙滋生的旺盛時期,達威在一個寒冬去鄰鄉的朋友家送情,途中偶遇這姑娘。返回上山,與美女同行一段羊腸小道,天寒地凍的路凌上冰渣,昔日小瀑布的流水已結成一排排冰掛。達威心細,走在后面時時提醒前面的女孩,有時上陡坡達威還主動伸出腳,為姑娘一步步搭上臺階。有了他的呵護,姑娘一路返回竟沒有摔跤。就在這個冬天,達威心中迸出奇妙的火花,每晚入睡總思忖著冰花和紅衣美女。

          有一種羞澀,叫邂逅的惦記。失去網絡和通信,大山的交流必須仰仗人的智慧和靈犀。艷紅跟達威一樣,相遇后心潮澎湃,碰見這樣的實誠帥哥,不撈上手恐怕會留下幾輩子遺憾。次年冬天,在深入了解之后,達威決定托媒說親,雙方家庭以訂婚形式穩定這門親事。又過兩年,一對新人喜結連理,樂得奉清爺在胡嬸家忙碌好幾天。

          自由戀愛的婚姻大多行穩致遠。彈指四十年過去,達威已由當年的勁爆小伙成為飽經風霜的花甲老哥;從山澗小路娶回的嬌妻,也漸漸熬成能獨當一面的“當家富婆”。夫婦膝下兩兒女,早已立家進城購房,三個孫寶聰明可愛,已在城區分別上了中學和小學。

          胡嬸隨其他兒女常住山谷。過些天也會捎信,讓老二達威接她上山生活一段日子。長嶺崗對接雀兒頭一片,這里林草富足、耕地肥沃,在做好環保的前提下,適當發展養殖業無疑是可行選擇。在民間,早流傳“家有千貫萬貫,繩兒牽著不算”的說法,隱意是養殖業風險巨大,而陳達威無所畏懼,憑著過硬的技術和謹慎的態度,認真落實防疫措施,科學飼養,最終成為這一方率先“吃螃蟹”的人。

          陸爺離去,胡嬸夢里常出現老頭的身影,而且隨時間推移越來越思念,有時居然在喃喃夢囈中醒來。入冬的時候,胡嬸喜歡長住崗嶺老屋,這里不僅有兒子的事業成功,還有她無窮盡的情感寄托。特別到了霜凍或大雪封山那會,老人倚靠在門邊,一覽眾山潔白無瑕、玉樹瓊枝晶瑩剔透,那種美感無可替代。房間有柴爐取暖,達威夫婦為老娘冬夜保暖安睡也沒少費心思,母愛贏得的福報充盈而甜蜜。

          PART.04
          鄉野雪景2.jpg

          龍彪算得雀兒頭山下成長起來的小字輩。他的家境殷實,念完職高學了電子技術就外出務工,前后已有十個年頭。老婆同是云臺山下薄刀嶺人,雖屬客鄉卻因同學早就心投意合。前幾年,小夫妻在北方某城上班,孩子小曾攜母北上帶兒。父親一人在家種田養牲口。

          幾年之后,小孩到了上學的年齡,家里靈活調整,明確分工,留守家鄉的老兩口負責照顧孫女。鎮上的幼兒園和小學均有校車,龍彪爸每天早晨會將寶寶送往約定好的上車地點,下午又在指定位置接回女孩。龍彪母親精心調理營養餐,讓孫寶在家吃好早餐上學,傍晚等孩子回來一同吃飯。冬月來臨,小兩口返鄉的日子也近了。想著女兒企盼他們的眼神,夫妻倆也是歸心似箭。前些年沒小車,回家時還擰著包“吧唧吧唧”踏過積雪。一年上頭忙,不論收成厚薄,回家過年是老家的規矩。五口團聚,圍爐話家常,彪哥一家暖意融融。

          新冠疫情消失后,龍彪作出一個大膽的決定——留鄉發展。他的目標主要有兩個:一是輔導孩子,二是照顧老人。這多年,女兒的學習沒有掉隊,好在遇上校內托管,每天能在老師指導下完成作業??墒?,小神獸總免不了帶回些疑難“雜癥”,爺爺奶奶望著難題,要不就是瞎子吃芥末——干瞪眼,或者打視頻向有文化的親友求助。龍哥在身邊自有一套招式,化解這類尷尬問題根本不在話下,即便作業再難他也會在線上找到答案?,F實中,不少人覺得“老人易管孩兒難帶”,落在龍彪頭上恰恰相反,真正的心病卻在如何照顧老人那里。

          人吃五谷雜糧,總有生病落災的時候。雙邊四老,龍彪心中存有各自的健康“檔案”。務工在外,每個月難免有兩三次電話詢問,節假或生日干脆開視頻,像遠程醫療似的詳細了解老人的身體狀況。一直讓他放不下心的,是岳母患有類風濕關節炎,犯病時手指、足趾和腕等多處關節腫脹、疼痛,受盡折磨,體質較差。醫生也經常叮囑過病人和家屬,要關注天氣變化,按時服藥加強營養,防止病情加重??衫先藳]辦法避開地里農活,身邊缺少勞力,很多事還得上陣協助老頭去干。龍彪夫妻回鄉就業,這一局面大大改觀,平時休假他倆總會帶著孩子上薄刀嶺,農忙季節還不忘調休待上幾天下地干活。

          龍彪孝老愛親細節做得很到位。不管是過去務工回鄉,還是現在就近創業,每逢寒冬宰年豬,他都會把四個老人接攏來,一起烤烤火、交交心,在他的眼里,雙方父母一樣重、一樣親。彪哥夫妻之間的感情也時常保鮮,二人往返雀兒頭和薄刀嶺兩家之間,通常不用車靠步行。特別到了冰天雪地,溜溜滑滑十幾里,一路興致互砸雪球、扯著冰凌,有一種覓尋童年的雅興,也似乎回到初戀的歲月……

          PART.05
          鄉村小道.jpg

          村無煙火只剩房,墻破田荒甚凄涼;回鄉游子凝目望,五味雜陳心惆悵。不少人返鄉,已見故土變成如今這模樣,免不了會觸發聲聲嘆息。龍彪這樣有心堅守鄉村的年輕人,已實難可貴。很多人趁著城鎮化建設加快的浪潮,早已跟風舉家進城。鄉野之家的園田、房子,還有年邁體弱的老人,似乎成為多余,或者可有可無,這哪是新農村建設的初衷。大力完善鄉村配套建設,能留住更多有知識、懂技術、愛勞動的新型農民,才是當代中國式現代化推進的王道和策略。

          鄉野,青山秀水集合體,緣于愛的呵護,孕育自然之韻,衍生生態之魂。冬戀,冷中預熱,嚴酷下賦予溫馨,危機中蘊含新機。

          漫步鄉村小道。一輛緩緩駛過的小車里,正播放鄧麗君的《冬戀》之曲,悠揚飄然——

          寒風起霜降山頂,深秋已過去;寒云飛轉眼已離,帶走我的心。雁兒呀也向南飛,請你寄上我心意,告訴他深情依舊,就像翠竹長青……


          • 熱點推薦
          久青草久青草视频在线观看,亚洲午夜精品一区二区麻豆,亚洲中文字幕欧美色不卡,久久久久久久亚洲av无码
          <ol id="xfqap"><strike id="xfqap"><u id="xfqap"></u></strike></ol>
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xfqap"></tbody>
              1. <th id="xfqap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xfqap"><track id="xfqap"></track></tbody>